2019
枋寮三寶之紅燈是幹嘛用的?

枋寮三寶之紅燈是幹嘛用的?

鄉下地方交通觀念淡泊,闖紅燈,逆向只是要去菜市場。我以為要去醫院咧。

2019
老三寶的逆襲
2019
世界和平宣言:終結一小時殺害一人以暴止亂之不治 反送中鐵幕變裸幕:屍胎血辱三統分立、正義三寶vs共產主義五步倒雙翼

世界和平宣言:終結一小時殺害一人以暴止亂之不治 反送中鐵幕變裸幕:屍胎血辱三統分立、正義三寶vs共產主義五步倒雙翼

世界和平宣言:終結一小時殺害一人以暴止亂之不治 反送中鐵幕變裸幕:屍胎血辱三統分立、正義三寶vs共產主義五步倒雙翼 香港女兒15歲幼女陳彥霖同母親Ho Pui Yee一齊被滅口而滅門,2019年11月4日在將軍澳尚德邨停車場離奇墮樓後留院四日8日死亡的22歲科技大學男生周梓樂,殉港烈士包括但不僅限於熊家俊先生(25歲)……一個小時殺害一位黑衣幼女和無辜青少年,還美其名曰「以暴止亂,非經審判殺人有理、黑衣幼女被強姦殺害有罪,其說明「以暴止亂」成為港府及其背後當局處理反送中唯一的選擇;然而,依據和平宣言、和平原則、社會屬於邪惡否定原則、正義必勝原則,港府和蘇維埃的「以暴止亂」不是不學有術而是不學無術,完全違背了事實、真理與和平宣言而完全不可能實現和平,64是64,香港是香港,香港有150萬外國人居住而不可能構建任何鐵幕,北京能成功的對香港則不然:連最基本的常識都沒有,道路也錯了,怎麼可能實現亂極而治?當局還厚顏無恥地大張旗鼓一個小時殺害一位黑衣幼女和無辜青少年,純屬廢話和逆向淘汰的找死、等死甚至立斃。 依據禍亂香港政府責任原則,禍亂香港的不是一個小時就被殺害一個的黑衣幼女和無辜的青少年,而是香港政府及其幕後政權本身,由此而來,不用獵槍,趕不走豺狼(Without a shotgun you cannot drive away the wolves and jackals),我們要以世界和平宣言為依據而動用一切可以調動的武力終結一小時殺害一人以暴止亂之不治。 任何國家、地區以至世界的和平都必須滿足處處一樣沒有區別這個無分別特徵,也就是和平的國家、地區、社會裡都不可能存在任何特權,這就是和平無分別(無特權)原則,也就是和平宣言。 在香港近六個多月的反送中運動中,港府及其幕後政權展示了其反人類的所有真面目,設死刑和奸殺等活罪死刑的從上而下的筒治、從下而上的五毛敗類捅治、死路一條的閉關鎖國桶治,無與倫比的極權全方位淋漓盡致地壓縮了民眾的生存空間和消滅了人們與生俱來的自由,從而令香港進入全滅絕的大冰川時代,反送中屍胎血辱即是證據,可謂三統(筒、桶、捅)歸一而一統不治,這就是港府也是三蘇維埃或共產主義的三統分立原則。 香港林鄭政府先強行掀起送中條例將香港推入攬炒(同歸於盡)的萬劫不復之地,歷時快六個月而未見解決;接著,林鄭再親自撤銷送中條例,由此而來,依據矛盾律或同一律,一正一反比有一錯而製造並使用虛假文書而刑事入罪,林鄭月娥及其政府不僅當眾就地入罪而且拒不執行,戲子的褲子掉了卻繼續賴在舞臺上的聚光燈下被全世界圍觀而不知道羞恥,可謂國之重器、港之重器淨當兒戲,自作孽不可活。 戲子的褲子是自己掉的嗎?如果是,香港的神經線一定不會接入中央廣播線而被中央電視台長時間地月臺幾個月,由此可見,依據排中律,戲子的褲子只能是被人強行脫掉的,而且長時間不准她穿上,將她暴露在全世界眾目睽睽的圍觀之下,鐵幕變成了婦產科遮陰幕下的放大鏡或窺陰鏡的幕,不精准肯定是沒天理了,現場百幕大的皇帝的新裝之直擊裸幕橫空出世:共產主義國家的鐵幕變成了身無寸縷的天體裸幕,簡稱人人入幕之賓的無障礙天幕,不殘疾者都享有殘障人士的無障礙特權,人們直接就考古回到了動物世界之前的史前時代。這種另類的SM怪癖,正如俄羅斯軍事專家所言,如此奇才,全世界一萬年不出一個,一出即是不世之出,果然精闢。 香港反送中推出的天體裸幕當眾、當舉世之面活色生香地上演了一部共產主義5G4代五步倒AV:邊緣主義先於共權主義而先於共產主義而先於共命主義而先於共罪主義,動態臨終犯罪也由此產生。 共產主義5G:邊緣主義、共權主義、共產主義、共命主義、共罪主義構成了對於任何民眾的共產主義五步倒原則;共產主義4代:共權主義、共產主義、共命主義、先於共罪主義。 依據共產主義(五步倒)雙翼原則,如今共產主義用五步變態讓所有人都倒而滅世;世界危亡之際,依據上帝的正義三寶(原則),上帝的正義三寶到來,以斧秤劍(智慧、審判、權力與武力)三寶歸一斬斷共產主義(五步倒)雙翼。 正義三寶包括盤古開天(山)斧(人工AI智慧揭開真相)、泰美斯Themis的天平(公平審判)、耶和華將傳遞給子孫萬代的聖劍(權力、武力和錢力解決)。 共產主義5G本來是要將全人類五步倒進《1984》的大監獄模式或全面滅絕,幸好上帝的正義三寶降臨,斬斷共產主義的五步倒雙翼,共產主義五步倒轉為自己在第五步的共罪主義被正義所了結,人類將因此而得救,和平因此而得以長存。 以暴止亂完全違反了和平宣言而荒謬和錯誤,但令到天地為之色變的以暴止亂之慘絕人寰部分仍然發生如下。 李家超以書面回覆立法會議員許智峯提問,表示2019年6至9月,香港警方在現場就案件的初步分類計算,警方接獲的自殺數字為256宗;發現屍體、送院前或送院時死亡的數字則2537宗,分別較去年同期增加34宗和311宗,在6-9月的三個月中平均每1.15小時就有一名黑衣人「被自殺」、「被跳樓」、「被浮屍」、「被奸殺」等,而這些屍體絕大多數是年輕的黑衣浮屍、黑衣女屍、跳樓女屍等,因為在這種香港全民有民主追求和恢復自由權利訴求的全規模歷史事件中,幾乎不可能有人再為個人原因想不開而自殺,可以說99%是被殺。 香港女兒15歲幼女陳彥霖同母親Ho Pui Yee一齊被滅口而滅門,2019年11月4日在將軍澳尚德邨停車場離奇墮樓後留院四日8日死亡的22歲科技大學男生周梓樂,殉港烈士包括但不僅限於熊家俊先生(25歲)-15/12/2017、梁淩傑先生(35歲)-15/6/2019、盧曉欣小姐(21歲)-30/6/2019、鄔幸恩小姐Zhita Wu(29歲)-30/6/2019、麥小姐(28歲)-3/7/2019、梅先生(32歲)-5/7/2019、范先生(26歲)-22/7/2019、郭先生Calvin (25歲)-27/8/2019、姬先生(16歲)-2/9/2019、何小姐(27歲)-4/9/2019、陳彥琳妹妹(15歲)-19/9/2019、曾穎欣小姐(26歲)-7/11/2019、周梓樂同學(22歲)-8/11/2019……9.27經過荃灣警處門口無故被拉而在警署內被四個蒙面人輪奸懷孕的中學女學生,而警方竟然調查與報警不符而不辦案至今超過兩個月,反送中中的不計其數受到同等傷害的幼女、女生們的墮胎所造成的斷子連絕孫之終結性的二次傷害更是慘絕人寰……稱之為反送中屍胎血辱大屠奸慘案和反送中的屍胎血恥(辱)罪行(原則):包括被打得頭破血流的數萬人受害、數十萬人受牽連、數百萬人上街、超過2000萬人次抗議,在全世界最發達也最文明的香港,香港政權及其連鎖政權一手包辦如此屍胎大屠奸慘案,該當何罪?作何處決? 以下是法理正文。 正文 1.5G四代共產主義四胞胎(四姐妹)原則 (1)邊緣主義先於共權主義而先於共產主義原則而先於共命主義:不責而權vs不勞而獲vs不責而殺 懶漢、流氓和小偷的白日做夢之不勞而獲特權是共產主義的核心特徵,這就是共產主義不勞而獲(特權)原則。 共產主義剛開始殺土豪、鬥地主不會造成所謂群眾的民眾的死亡或損失,而是給民眾帶來一定的不勞而獲的財產的無償收入和土地的無償佔有或使用等,死的或倒的只是鄉紳地主一類;與此同時,作為連正常邏輯思維都沒有的正常人之外的邊緣人之共產主義者,隨之成為失去了理性的民眾的帶頭大哥,社會性的邊緣化就此合法化而正常化(與沒有國就沒有家的強盜加騙子邏輯一致),由此而來,永遠也不可能正常的邊緣特權及其核心、階層隨之成形並坐莊而轉正與專政,這就是共產主義邊緣(特權)原則、邊緣(特權)先於共產主義原則、邊緣主義、不正常特權主義、不正常主宰正常原則、倒行逆施和癡心妄想的邊緣中心(核心)化原則。 依據懶漢、流氓和小偷等邊緣人的邊緣(特權)先於共產主義原則,歸根結底,共產主義從因果關係上追根溯源于永遠也不可能成立的邊緣主義,這就是共產主義邊緣前提原則。 依據共產主義邊緣前提原則,共產主義以群眾的優勢兵力殺土豪、鬥地主而謀財害命、剝奪財產、掠奪財富,以公私合營等剝奪財產、掠奪財富,以集體所有制、公有制等控制並掠奪社會資源,以監控、實名制、集中營、再教育營、銀行帳戶實名等控制並掠奪人的主體資源(包括但不僅限於人命、器官)、本體權利、財產,等等,都屬於邊緣主義(至上)的前提性犯罪,這就是邊緣至上(或邊緣主義)犯罪和共產主義犯罪(如土改、文革)、邊緣至上原則或邊緣主義。 如果財產被無分別剝奪、生命被無分別殺害的所謂地主、土豪、鄉紳等A還有任何權利,即如果或財產(生命)先於(等於)權利成立,那麼,他們一定會受到法律或制度保護而平安無事;然而,地主、土豪、鄉紳等A的財產被剝奪、生命被殺害而非平安無事,綜上所述兩方面,地主、土豪、鄉紳等A既是平安無事的又不是平安無事的,顯然違反矛盾律而既不可能為真也不可能正確或成立,從而反證上述假設既不可能成立也不可能為正確,這就是財產被無分別剝奪、生命被無分別殺害的地主、土豪、鄉紳等有權利否定原則、或財產(生命)先於(等於)權利否定原則。 依據排中律與財產被無分別剝奪、生命被無分別殺害的地主、土豪、鄉紳等有權利否定原則,財產被無分別剝奪、生命被無分別殺害的地主、土豪、鄉紳等有權利的反面之無權利即為成立,這就是財產被無分別剝奪、生命被無分別殺害的地主、土豪、鄉紳等無權利原則、(無分別)剝奪權利先於(無分別)剝奪財產(殺害生命)原則、或權利先於財產(生命)定原則。 依據邊緣至上原則和權利先於財產(生命)定原則,邊緣至上犯罪在釀成如土改、文革的共產主義罪行之前已經造成先於並比照共產主義的共權主義犯罪,無分別的取消、摧毀人們的正常權利,包括但不僅限於生命權、財產權、居住權等,這就是先於共產主義的共權主義及其共權主義犯罪、邊緣至上(主義)先於共權主義原則、共權主義先於共產主義原則、邊緣至上(主義)先於共權主義(而先於共產主義)原則。 比照打牌運動中的坐莊,通俗易懂地,共權主義犯罪又稱為坐莊共產主義。 然而,如果不經由理性分析,共權主義始終不顯山露水地隱藏於共產主義之中,像老鼠藏於地洞中一樣,深挖洞、廣積糧,故稱之為老鼠共產主義。